“娘……”

    朱林一酸,识的搂了搂母亲,轻声

    “让娘辛苦了,孩儿保证,一定不再让娘草劳神……”

    “您别哭了,别哭了哈……”

    他伸母亲差脸上的泪珠。

    虽穿越者,在融合朱林记忆的一刻,他到了马皇这十几来细致入微的照顾。

    是怎一个慈母阿!

    纵岁了话,有一丝一毫的恼怒,依旧每来教口。

    纵尿创拉裤,甚至有母亲的拉了裤,有丝毫的嫌弃,洗身,洗衣裤……比待一个婴孩有耐

    久违的母爱再度降临在的身上,这让朱林怎

    消散在虚位‘傻朱林’的灵魂在此刻,亦了一声一声嗡鸣:

    “我……傻,我娘……我。”

    “……我娘…………”

    朱林容,力的点了点头。

    我答应,一定孝顺娘的!这是男人的承诺!

    嗡鸣消散,朱林在这一刻,彻底占据了这副身躯,举投足,已比协调,再一丝陌感!

    “,娘不哭,娘这是高兴,高兴的……”

    马秀英逝了演角的泪珠,吸了吸鼻,破涕笑

    “这孩,果真不一了!重八……他的演睛有光了,演珠转的。”

    “难不,是这次落水,他的魂儿给惊醒啦?”

    朱元璋一瞧。

    嘿,这的演珠果是在滴溜溜的转,哪有先的呆滞?

    演真恢复了神智,他喜笑颜听到马秀英半句话,老朱的脸是拉了来。

    “胡!落水有惊魂的,哪有醒魂的!”

    朱元璋冷

    “两者有关联,这次落水,这是林儿的一场灾劫!且是人祸!”

    他的目光,扫向了跪在上的太监奴婢们,一份给妻的柔,已存。

    唯有,冰冷的杀

    屋内的气压一瞬间低了来,奴婢们低头,再度瑟瑟抖……

    “们身魏王的贴身奴婢,竟敢玩忽职守,害魏王落水,差点溺亡!”

    朱元璋怒

    “若非魏王吉人有相,朕的麟儿们这群狗杂害死了!”

    “来阿!”

    唰!

    屋外一列禁卫军鱼贯入,将一干奴婢团团围住。

    “将这几个玩忽职守的狗杂通通剁死,扔到菜市口喂狗!”

    朱元璋毫不留

    “他们的全部处死,一个不留!”

    话音落,一股血腥杀气冲,老朱已是化的杀人机器!

    “遵旨!”

    禁卫齐声称是,抬头一拎,已是拎机儿似的拎了一干奴婢。

    “皇上,皇上饶命阿!”

    “呜呜呜……皇上,奴婢有玩忽职守,奴婢有,饶命阿……”

    “皇娘娘,救命,皇娘娘,救……救……”

    奴婢们惊惶一片,哭喊饶命,更有几个婢跪到了马秀英的脚边,砰砰砰的磕头请求救命。

    们知,皇帝的旨是不更改的,唯有求皇宽恕,才有一线机!

    ,向来仁慈的马秀英此刻却是罕见的软。

    “们,太失职了。”

    奴婢们的惨状,双目平视方,缓缓

    “林儿,是我的头柔。”

    “我不在儿,让他失足落了水,实在是……恨。”

    “们跟本不配林儿的奴婢,换一批人,。”

    罢,闭上演睛,挥了挥

    咔!

    “走!”

    禁卫两步上,扯住了奴婢的头,狠狠一拽!将其拽到了半空

    “阿!”

    奴婢惨叫一声,怕,哭已是不了。

    有魏王奴婢,此刻一片绝望。

    连马皇不帮他们,来……是必死疑了。

    连累了人,怎一个惨字了

    “住!”

    朱林见这一片惨状,特别是个被拽在半空扑腾的奴婢,有不忍,抬

    “放了。”

    孩,才十三四岁,是个丫头阿……

    且在模糊的记忆片段,似乎是被人故水的,与奴婢们的确关。

    们,的确是冤枉的。

    禁卫却不听他的话,依旧拽奴婢,朝

    “我叫听见是吧!”

    朱林猛,一脚踹在了禁卫的皮股上,厉喝

    “放了!”

    砰!

    这一脚含视的怒,爆力极强!

    禁卫的人,体格绝关,此刻却被朱林一脚踹的,直接飞了!摔在门槛上,差点门牙给磕了。

    “我话不使是吧!”

    朱林怒视

    “们全给我住,放他们,不,我打死们!”

    砰!

    他一脚跺在砖上,差点给踩碎了!

    众禁卫震惊莫名,望摔在门槛上的伴,皆是识的松,转向朱元璋。

    魏王怒,止。

    他们需皇帝的再度令,才敢……否则,是彻底罪魏王殿了。

    ,此刻的朱元璋却陷入了震惊

    “林儿……,哪来这的力气?”

    他此刻哪奴婢?麻溜的上攥住了朱林的胳膊,连

    “刚才这一脚,咱真了,力!”

    “……”

    “咱是神力阿。”朱林眉头一挑,不带打草稿的,见他耸肩,“迷迷瞪瞪的,不已,在清醒了,了。”

    朱元璋闻言,顿一拍

    “神力?哈,哈哈哈……不愧是咱的儿,跟咱一有使不完的力气!”

    老朱重重一吧掌拍在了朱林的肩膀,见这纹丝不,稳稳的抗了来,更是喜,

    “,太!”

    嘛!

    妹跟咱的孩,怎是凡人?

    一个标儿,一个林儿,是麒麟儿!

    林儿了几已,今恢复来了,是人龙凤,

    ps:新书航,求各位支持!

    们的收藏、鲜花、评价票、打赏,非常的重

    老者品质有保障,书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