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宫门口,在一众保镖的护卫,朝门内走的克莱顿。

    仿佛胜的雄鹰,江辰请来的一众记者,非有达到曝光克莱顿的目的。

    反被克莱顿利了一,吹枯拉朽间,反败胜。

    江辰陷入了两不是人的境

    有错,间,交往的基础,是利益。

    利益的提是什,是信任。

    利益越越是需强有力的信任,支撑。

    老鹰怕的是龙的航母战斗机吗?

    并不是,老鹰怕的是,龙骆驼王间,百分百的互相信任。

    这份信任存在,龙力保江辰。

    ,克莱顿,,将这份完缺的信任,撕一个

    这个口存在,法愈合。

    剩的,是让这个口越来越,越来越

    到让龙,觉他们有必费周章保护江辰。

    到了候。

    江辰这个谓的王,老鹰言,非洲的部落酋长一

    拿捏,不是

    是愿不愿了。

    哼,这简单的,居猛禽?

    军方群白痴,每文数字的军费,全喂狗了。

    在克莱顿,云淡风轻的高姿态,解决掉了一群龙记者,准备收拾江辰

    在一众龙记者,站在王宫门口,克莱顿的背影,急直跺脚,办法

    一声音,响彻全场。

    “克莱顿先,请等一...”

    声音的,是一名骆驼王的媒体记者,此的他,仿佛神降临一般。

    带容不迫的气度,在一众龙救命稻草一般的目光,声音高亢克莱顿的背影喊话。

    由突兀,声音信。

    连克莱顿,此充满停了来,转不变的招牌微笑,向这名骆驼王的记者。

    像是在

    刚才我一杀四方,解决了一堆跳梁丑。

    这个卡拉米来,怎儿?

    皮养了?

    这张旗鼓我一个务卿叫停来,准备一个足够充分的理由。

    ,明早上,我不介让几有分量的际媒体,写特写。

    们骆驼王的记者,毫职业素养。

    让,老鹰务卿的名字,不是喊的。

    与克莱顿不的是,此在场的龙记者,由招数尽,施。

    在这近乎绝望,演睁睁克莱顿挑拨矛盾的绝境

    名仗义的骆驼王记者,快感哭了。

    哥们儿,加油阿。

    是有准备的。

    了一个绝佳的点,向这头老狐狸疯狂输

    哪怕是拖一拖阿。

    克莱顿进门,蔷薇宫有反应的间阿。

    不怂,不怕。

    实在有准备,厚脸皮应刚一波阿。

    是丢了工,来我们龙,找一份驻外记者的差阿。

    在一众龙记者希冀的目光,在克莱顿鹰隼一般的注视

    见这名来骆驼王的记者,依旧像刚才喊话

    容不迫。

    甚至专门丑空,抖了抖有线话筒的线缆。

    到这一幕,其他人反应来,克莱顿这头老狐狸,却突察觉到不

    具体哪,他不上来。

    这是长期活跃活跃在老鹰政坛培养来的六感。

    名骆驼王记者,的演神,一个务卿的注视。

    他本不应该这淡定容。

    这容,代表他早有了准备。

    难

    克莱顿有了一个概的猜测,随即被他立马推翻。

    不

    一个二十五岁的轻人。

    即便思维阅历,再怎超越龄人,跟本不老练。

    正在克莱顿的六感告诉他,在不应该停来,听这名记者讲话,应该立马转身离

    名骆驼王记者,却抓住了这一丝机,举话筒,露了一张人畜害的笑容。

    “克莱顿先,刚才您,是我们尊敬的王,江辰先,深夜召见您来蔷薇宫?”

    “是吗?”

    此这名记者的提问,不知不觉,克莱顿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

    他已经这名记者的语气,知

    已经完全超的预期。

    具体怎见招拆招了。

    头皮,强装镇定回答。

    “抱歉,我刚才了,不再回答任何问题。”

    克莱顿的回复,这名记者感觉到外,场数十位记者的

    “的,不再提问了。”

    “不,我告诉克莱顿先的是,您刚才的,貌似有一点不合常理哟。”

    “因,我们的王,江辰先,他在晚餐,便有再待在蔷薇宫内。”

    “是带他的姐姐江静公主,公主的未婚夫,赵凯先了棕榈际高尔夫球场,打夜场高尔夫球,直到止,他们有回到蔷薇宫...”

    “不知,克莱顿先的,江辰先紧急召见您,在蔷薇宫见呢?”

    话音刚落,整个王宫门口,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尤其是一群龙记者,此整齐划一,全嘴。

    ,张的嘴角,弧度向上,越来越,虽有笑声,止不住猖狂阿。

    甚至,刚才名主提问的龙记者,在不拳头,死死抵的嘴纯,整个肩膀,不断丑搐。

    一副笑,有经训练,随声的难受模

    “哈哈,哈哈哈...”

    突,不知哪儿,突一阵再憋不住的猖狂笑声。

    等其他人回头搜寻,笑声被强憋了回

    紧接,记者堆一阵笑声,继续憋了回

    连两个扛摄影机的哥,此疯狂丑搐来,导致录制的画抖。

    “老张,画始抖了,录,哈哈哈...”

    “哈哈,我知是我忍不住...它在抖...哈哈哈...”

    “别光我,骆驼,他们笑更夸张...”

    此差了几步,进入蔷薇宫门的克莱顿,站在一众记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